柔居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楼主: 阿若
收起左侧

[小说] 兴唐传(更新完)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0-4 23:25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一四○回 罗元帅周西坡捐躯 李世民山河带加身

  上回书说到罗成带领五百儿郎退出山口。到山下坎儿,罗成把众人聚在一起,说道:“诸位弟兄们,你们看明白这事是们么意思没有?”

  大伙说:“罗元帅,我们都看明白了,两位王爷这是有意不开城,可他们为了什么呢?”

  罗成就把建成、元吉招粉头取乐被他羞辱,因而用计害他的始末缘由一说。大伙说:“噢,敢情他们这是挟嫌报复啊!可是我们还有一事不明,要论打仗,您真好比是常胜将军赵子龙,不知为什么这一仗没打胜呢?”

  “哎,您们哪里知道呀!”

  罗成这才把沙漠王罗子都宝铠护身的事说明。大伙说:“敢情是这么回事,刚才您怎么不跟那俩小子说明白呢?”

  罗成说:“嗐!他们既然有意加害子我,说也无用!”

  “您说这话也对,用不着跟他们分争。事到如今,咱们该怎么办哪?”

  “哎,诸位哥哥、弟弟,建成、元吉不开城,不单要害我,也要害你们,对面是苏烈的朕营,咱们这几百人如何冲得过去。我看你们就不要管我了,赶快投降敌营,寻条生路去吧!”

  平时罗成待部下很不错,大伙一听这话,有皱眉的,有掉泪的。有的说:“罗元帅,我们情愿跟您生死与共,咱们到哪儿说哪儿吧!”

  罗成也止不住落泪,说:“哎,谁让我羞辱二王呢!这祸是我惹的,不能连累你们,你们投降去吧!”

  大伙都不忍心走,耗着耗着,太阳落山了。有个当兵的说:“元帅,天已然黑了,我看不如先宰几匹马,烧马肉吃,下边有个石沟,山上有泉水流下,咱们吃点喝点,先找个地方过夜。”

  罗成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就这么办了。大伙抱薪架火,宰割马肉,烤得半生不熟,又没有盐津,就这么对付着吃吧!吃完喝完,一个个席地而眠。罗成吃不下,睡不着,只好枕着鞍子铺着屉躺在地上忍着。有几个当兵的私下里核计:“罗元帅被屈含冤,这不成,咱们得把他败阵的原因跟上边说说去。”

  “我去!”

  有个胆大的自告奋勇,径奔潼关去了。

  再说建成、元吉为了置罗成于死地,在守城将士中买通了一部分人,借换哨为名,把罗成的部下都撤掉,换上了他们的自己人。在城楼之上,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,哥儿俩对坐饮酒。建成叫人把胡婆带来。胡婆上城问道:“二位王爷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  建成说:“你赶紧给找几个粉头来,要好看的。”

  “是啦。”

  胡婆领命去了。有人来报:“启禀二位千岁,城下有个罗成手下当兵的求见。”

  建成离座,从垛口往下一看,果然有个当兵的牵着马站在那里,便问道:“喂,你有什么事呀?”

  这当兵的说:“王爷,您有所不知,今天罗元帅败阵,事出有因哪!”

  接着他就把沙漠王罗子都宝铠护身的事一学说,最后说:“王爷,您还是把城开开,罗元帅实在是冤枉啊!”

  建成听罢,把眼一瞪:“好哇,你们全是跟内奸罗成伙同一气的,赶紧给我滚,再不滚,就开弓放箭啦!”

  当兵的没法,只好上马回去了。简短说吧,这一宿当兵的叫了三回城,都是白叫。夜里刮点西北风,罗成躺在地上,耳边传来城楼上登不愣、愣不登的声音,想必是两个奸王找来粉头吹拉弹唱,他心里这气大啦!

  就这样,罗成和手下五百儿郎在野地里一连熬了五天,罗成每天到苏烈大营头里叫阵,苏烈就是不出来。眼看着儿郎们快熬不下去了,他就劝当兵的去投降反王,求条生路。大伙都不忍心走,后来实在没办法,一拨儿三个,一拨儿五个,有些人就过去了。苏烈见了这些降兵,才知道潼关有变。他对降兵们一律恩待,并且提笔给罗成写了一封书信。信里大意是说,既是建成、元吉意狠心毒,加害罗元帅,劝你反戈一击同我携手攻破潼关。你千万不要记恨往日北平府一箭之仇,两国相争,各为其主,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冤仇可解不可结,你如归奔我营,我一定敬为上宾。不久你我领兵攻下长安,得了唐室天下,可以平分疆土,各理山柯。如今你已经到了日暮途穷的地步,再不改弦易辙,还等什么呢!信写好了,题款盖印,让一个降兵带回去交给罗成。这个当兵的拿着这封信回来,见罗成正坐在地上生气,上前跪倒叩头:“罗元帅,我这儿给您叩头啦。”

  罗成看了一愣,“吸!你?快起来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  当兵的站起身来,把信递过去:“罗元帅,这儿有一封书信,您一看便知。”

  罗成接过信,打开一看,气得直哆嗦。那个当兵的说:“罗元帅,您瞧明白了?”

  罗成说:“我瞧明白了。”

  “依我看,您不如跟苏王爷合作,打下潼关,先杀死建成、元吉这俩小子再说。”

  “哼,你既把信带给我了,还要替我捎个口信回去,向苏烈说,这事我不认可。大丈夫戚武不能屈,贫而不可移其志。我们贾家楼弟兄不是冲着建成,元吉才来到大唐国的,建成、元吉是窃国之贼,早晚必被我们诛灭。我罗成誓死不投降,你就这样跟苏烈说吧!”

  当兵的回去,把罗成的话传给苏烈。苏烈暗伸大指,心说罗成横到底了,贾家楼弟兄真是好样的,没想到把我的信给驳回啦!

  简短截说,熬到第九天头上,罗成手下的五百儿郎纷纷散去,最后只剩下十二个亲兵。罗成对这十二个人说:“你们待我这份恩情,我心领了。我看你们也逃命去吧!剩下我一个人,要匹马单枪,闯破敌营,报这国仇家恨,纵死乱军之中,也心甘情愿。”

  这十二个人掉着眼泪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罗元帅,我们愿意跟您同患难,共生死,跟苏烈这一仗,到帮到底要看怎么个结果。”

  罗成一听这话,不禁泪流满面,说:“好,既是这样,你们给我去骂阵,把苏烈骂出来。”

  这十二个人跑在前面,到了苏烈营前,足这么一通叫骂。苏烈这儿早准备好了,设下牢笼巧计,就地剜坑擒虎豹,安排香饵钓金鳌。听到骂阵,苏烈命人大开营门,把大队亮开。罗成整顿好盔铠甲胄,认镫扳鞍上马,摘下五钩神飞枪,来到当场。这些日子风餐露宿,吃点子马肉,直觉得四肢无力,他抖了抖精神,喊道:“苏烈,出来!”

  对面鼓声隆隆,苏烈抬腿摘刀,哗愣愣愣,马到阵前。他说道:“罗元帅,恕我不能在马上行全礼了。”

  说罢横刀低头,作为行礼:“前者我让人给你捎去一封书信,今天还是旧话重提,有道是冤仇可解不可结,咱们二位一拉手,跟着就打破潼关,捉拿建成、元吉,给罗元帅报仇雪恨。拿下长安,你要乐意做皇上,我若不保你,让我天诛地灭。当初我伤害令尊的事,咱们就算解了吧!如果你执意不听我良言相劝,你可要想想,上有高堂老母,下有妻室孩儿,难道说你就全不管了吗?”

  罗成一听这话,一阵心酸:“哎呀,娘啊!……”

  心中暗道:娘啊,没想到孩儿被害,再也不能侍奉你老人家了。他忍住悲痛,叫道:“苏烈!你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。建成、元吉不开关,你要真捧我姓罗的,让我割下你的人头。有你的人头,他们还能不开关吗?今天既是亮队打仗,废话少说,快快撒马一战!”

  “哈哈哈,罗成哎,此地狭窄,待我向南,你要敢追,你是英雄,若不敢追,就是匹夫之辈!”

  苏烈一掰里手镫,这马住南就跑。罗成掉转马头,嗒嗒嗒嗒,紧追下去了。

  苏烈催马往南跑出几里地,顺大道转向西南,前面有座山坡,便登上了山坡。这座山坡名叫周西坡。罗成也追上了山坡,眼前是一马平原。看正西有个山口,苏烈进了山口,罗成紧紧追进去。这山口里是一条半里多地的狭沟,南北两边山壁陡峭,西边有一个出口,苏烈从这里跑了出去。罗成追到出口这里,一看坏了,前边涌上来兵丁无其数。南北两辆大车对头开,眼看快碰头了,有人给辕骡卸走,大车插在一起,两边山上出现许多人,往下抛石滚木,霎时把山口堵得严严的。罗成这马前腿扬起,唏溜溜一声吼叫,它过不去了。罗成掉转马头往东返回,一见东边山口也堵住了。这时候,就听“咚咚,呜呜!哞哞!”……炮响连天鼓角齐鸣。东西山口,左右山坡,无数儿郎手执弓箭匣弩就把罗成给圈上了。乱嘈嘈人声呐喊:“罗成啊!你走投无路了,跑不了啦!”……

  苏烈从山外围子走马上了北山坡,站在山梁上冲下边罗成哈哈大笑,把嘴一撇:“罗成,看这阵势,你还跑得了吗?常言说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你只要与我携手合作,事成之后,我保你稳坐江山。全不念,还不念你的老母妻儿吗?”

  说罢把刀挂到马上,伸左手从马鞍叉子里掏出一个大梆子,右手取出梆槌,接着说道:“罗成啊,只要我这梆声一响,你就要被乱箭攒身。生死关头,你要再思再想啊!”

  罗成一听,嗯嘿一声冷笑,叫道:“苏定方,我被建成、元吉所害,又被你诱到此处,还是那句话,贫而不可移其志,大丈夫生而何欢,死而何惧。我岂能助你打潼关,灭大唐,落个骂名千载。常言说的好,没有不死之人,没有不败之家,没有不败之国,你来观看……”

  说着他把五钩神飞枪扔了,跳下闪电白龙驹把这匹宝马弃了,抠住楼海带把盔摘下来甩了,解开袢甲绛、狮蛮带把盔甲卸了。对苏烈说:“苏定方,有道是先死容易后死难,将来自有人给我报仇雪恨。来吧,我情愿受箭而死!”

  苏烈的兵丁们一看,个个心里佩服,有的喊:“看见没有?确实不含糊,真有不怕死的人哪!”

  苏烈对罗成既佩服,又气恨,心想我把嘴都要说破了,你就是不听我的,要已至此,那就由你去吧!他把大梆子一敲,梆梆掷梆!……霎时间,如同飞蝗骤雨一般,乱箭齐发。罗成浑身扎满箭弩,与刺渭相似,真令人惨不忍睹。可怜智勇双全、功高盖世的美英雄竞被乱箭射死在周西坡下!

  苏烈一瞧罗成已死,赶紧命人鸣锣停止放箭。这时候,最后跟随罗成的那十二名兵丁已经被俘,苏烈派人把他们带到近前,解去绑绳,对他们说:“你们几位替我受趟累,把罗元帅的遗体装入棺椁,送回山东历城县。”

  这些当兵的听说罗元帅身死,痛哭不止。一会儿,苏烈的兵丁们赶着一辆马车进了山沟,上面装着一副早已备好的棺椁。这十二名当兵的下了山坡,给罗成的遗体拔去箭弩,整理一番,穿戴好盔铠甲胄,抬入棺椁之内,将棺椁和五钩神飞枪都装上大车。棺材没有下梢,以备送到山东历城县,或许罗成的亲人要看遗体。一切都准备好了,苏烈让发给这十二个人每人二百两银子,这些当兵的押着大车,起身上路,遘奔山东历城县而去。

  苏烈人马回营,几家反王核计,打算趁此机会,强攻潼关。准备了六、七日,反王们正在帐中议事,忽然派出的远探、细作纷纷来报,说唐朝秦王李世民、元帅秦琼率领大军奏凯还朝,遘奔潼关来了。苏烈顿足说:“嗐!这是唐朝国运当兴,咱们的时机错过了。不能坐等唐军两路夹击,咱们快撤吧!”

  口北王福克宗坦、沙漠王罗子邹都说:“现在最好是兵撤雁门关,那里有突厥狼主作为后盾,不怕唐朝大军征讨。”

  苏烈说:“也只好如此了。”

  他当即传下撤军命令。到了定更天,不响炮,不擂鼓,不吹号角,大军一拨儿一拨儿都撤走了。

  第二天天亮,有人把苏烈撇军的消息报与建成、元吉知道,建成高兴地说:“这得说咱们大唐国鸿福齐天,不知为什么苏烈这么快就撤兵了?”

  元吉说:“这还用问吗,想必是世民跟秦琼他们回来了。”

  “对,对,也不知道罗成怎么样了?”

  “咱们派人去探听一下。”

  他们派人出关一打听,这才得知罗成在周西坡被乱箭攒身之事。这哥儿俩偷偷核计,不能将实情向父王奏明,于是便编了一套谎话,说罗元帅接连两天打了胜仗之后,第三天不听劝阻,一心恋战,不想被苏烈诱到周西坡下,乱箭射死,请求父王对为国尽忠的罗元帅下诏表彰,对他的家属抚恤从优。他们把这套谎话写入折本,派人送往长安。这一日,武德天子接到这道折本看过,才知道勇国公罗成惨遭不幸,立即派刘弘墓、段志贤赶赴潼关,接过守关重任,召建成,元吉还朝。刘、段二位开国公不敢怠慢,收洽收拾,就走马上任去了。

  这几天,建成、元吉这俩小子担心罗成被他们害死的真相传播出去,千方百计封锁消息,传谕街头巷尾,茶坊酒肆,不准妄议朝政,有抗命不遵者,要治以死罪。常言说,防民之口,胜于防川,不管怎样查禁,这件事很快就在潼关内外传开了。刘、段二位开国公到了潼关,只是跟建成、元吉打交道,没有查访下情,自然没有发现这俩小子闹的鬼。

  返回头来再说程咬金,他在董家庄听董二聊说到罗成在周西坡被乱箭攒身,呕的一声,登时就背过气去了。二聊的父亲一瞧,吓了一跳,说:“小二呀,你还聊呢,你瞧这位莫爷……”

  二聊转脸一瞧,说:“坏了,咱们赶紧叫叫吧!”

  这爷儿俩连撅带叫,把程咬金喊醒。程咬金缓过这口气,眼泪下来了:“老兄弟,想不到你死得这么惨哪!”

  二聊问:“莫爷,这是怎么个碴儿呀?”

  程咬金把哭声止住,说:“二聊啊,跟你实说吧,我不姓莫,是我姥姥家姓莫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叫程咬金,是大唐国的双俸卢国公。”

  这爷儿俩听说公爷到了,急忙跪倒,就要叩头。程咬金上前搀起:“不要多礼,全起来。”

  接着,他就把自己便服私访的缘由说了说,最后说:“二聊啊,明天你带我到周西坡罗元帅遇难的地方看看去。”

  二聊说:“成啊!”

  这天夜里,程咬金就住到二聊家了。

  第二天一清早,程咬金上了马,董家父子拿着锹、镐骑上毛驴后面眼随,一同来到周西坡。跟当地百姓打听到罗成遇难之处,这三人在石头缝里找,往地下刨,收集到不少箭弩、透甲锥。程咬金让把箭杆儿都去掉,只留箭头。他把箭头、弩、锥包在一个小包袱里,系在身上,踉董家父子骑上牲口返回董家庄。

  到了二期家里,程咬金问:“二聊呀,你有胆子没有?”

  二聊说:“程公爷,我胆子可大了。”

  “好,过几天你跟我去趟长安,到金銮殿上眼武德天子聊聊罗元帅被屈含冤的事,你敢不敢去?”

  “我敢去呀!罗元帅能为国尽忠,难道我二聊为忠臣说句话都不敢吗!趁这机会,我也开开眼,看看万岁爷,见识见识八宝金殿是什么样儿。”

  二聊的父亲说:“公爷,你为什么要带他去见驾呀?”

  程咬金说:“我的老哥哥哎,您不知道,这武德天子他护犊子,没有见证,他准得向着建成、元吉。这回让二聊进京不会白去,只要他敢聊,甭说皇上赏钱,就是我们这些贾家楼的弟兄多少都得掏点银子给您置点什么。”

  二聊说:“公爷,您这么说就透着远了,我可不是为银子才去的。到金殿开聊之前,您给我弄壶酒就行了。我喝得醉朦咕咚,聊得更欢。”

  “好,咱们就这么办了。”

  简短说吧,程咬金在董家庄耽搁了几夭,带着董二聊穿过潼关,到了唐军大营。他让人给董二聊换上一套当兵的衣服,安置在一个帐篷里,嘱咐同营官兵不准走漏风声。这儿弄妥贴了,他才进关,来到帅府。

  程咬金到帅府时,天已经黑下来了。秦琼、徐茂功正这儿纳闷:好几天了,这个私访的哪儿去了呢?说着说着,老程回来了。秦琼问:“四弟,你走了几天,访着什么了?”

  程咬金看看四外无人,这才说:“二哥,我说出这回事,您可不准哭,千万不能惊动建成、元吉,连秦王也不能让他知道。”

  “你说吧,我绝对不哭。”

  “三哥,您也别哭。”

  徐茂功说:“我不哭,你就打开闭塞说亮话吧!”

  程咬金这才放低声音咯勒咯、咯勒咯一学说这事,说到周西坡这儿,那哥儿俩气恨交加,秦琼背过气去了,徐茂功两眼也直了。程咬金把秦琼撅醒,秦琼不敢放声痛哭,叭哒叭哒直掉眼泪,说:“四弟,如今事已明了,咱们该当怎么办哪?”

  程咬金说:“二哥,那俩小子不是说过,到了长安金殿上见到他爹才能说出勇国公罗成的事吗?咱们跟他俩上殿说理去,我这儿带着证人证物呢!”

  接着,这哥儿仨核计好了上殿面君之事,这才各自回房。这一宿,秦琼、徐茂功为老兄弟惨死的事悲恸不已,都没有睡好觉。

  第二天早晨,李世民来看秦琼:“二王兄,您这身体见好吧?”

  秦琼说:“二千岁,这些日子服药将养,腰不疼了,身子骨也硬朗了,我想时间耽搁不少了,今天咱们就起兵还朝吧!”

  李世民巴不得早日还朝,说道:“那也好,吃完早饭,就整队开拔!”

  一会儿,早饭过后,全军大队集合整齐。李世民、秦琼把潼关防务又向刘弘基、段志贤交代了一番,然后下令启程,建成、元吉也一同还朝,号炮三声,全军大队出离潼关、奔长安城走下去了。

  一路无书。到了长安,秦王传谕,兵屯郊外扎营待命。他和建成、元吉一齐回宫见父王,秦琼和一些兄弟暂住兵马司歇息。过了两天,第三天早起,文臣武将同到朝房,准备参王拜驾。忽听当当当金钟三下响,众人上期,文东武西排班站立,武德天子登殿入位,英、秦、齐三王在龙书案旁坐定。秦王李世民将在湖广襄阳大获全胜之事奏与父王知道。李渊说:“要不是皇儿李世民英明果断,秦元帅足智多谋,如何能恩施远人,平定荆楚,使那瑚广襄阳王举国来降,众卿此功非小,朕将论功行赏,稿劳三军,哈哈哈……”

  此事议过,英国公徐茂功越班跪倒:“臣徐勣见驾,有本启奏!”

  李渊说:“啊,徐先生,有本当面奏来,平身,赐坐。”

  “谢万岁。”

  内待搬过一个龙墩,徐茂功坐下。他问道:“万岁,我等随秦王千岁奏凯还朝,到达潼关,没有见到勇国公,潼关大帅罗成。也曾问过英王、齐王二位千岁:不知罗成哪里去了?二位千岁说到京师金殿上请万岁明渝,便知分晓。万岁,您知道那罗成现在何处么?”

  李渊一听,说:“噢,徐先生,因为罗成是你们的结拜弟兄,朕这两个皇儿一定是怕惹你们难过,才没有明言直讲。你既要问,朕说出此事,千万不要着急。”

  “万岁尽管明言,臣洗耳恭听。”

  李渊这才按照建成、元吉谎报的折本,把潼关的战事和罗成贪功恋战被乱箭射死的情由说了一遍,并且说:“罗元帅为国尽忠,殊堪嘉勉,朕要从优抚恤,对他全家大小,都有一份封赏。”

  “噢,既是如此,巨替罗成兄弟谢谢万岁了。”

  秦琼眼泪在眼圈里转,上前跪倒:“万岁,臣秦琼有本启奏。”

  李渊说:“咦,胡国武昌公秦元帅平身,赐坐,你有何本奏?”

  内侍又搬过一个龙墩,秦琼坐下讲话。他这才把程咬金查访到的罗成遇害的实清一五一十述说一番,最后说:“万岁,若不是英、齐二王有意加害罗成,罗成死不了,此事还请万岁详察。”

  秦琼这么一说,朝堂上所有的人全听明白了。李世民心说:我这不争气的哥哥、兄弟真是一点人事不办,今天这事要不好办,我在洛旧领教过,这帮贾家楼弟兄通气连杖,手把相应,弄不好朝中非乱不可。李渊闻听秦琼之言,吃惊不小,喊道:“建成、元吉,我问你们,听秦元帅所奏悄形,可有此事?”

  建成、元吉争着分辩:“万岁,我们所上折本句句是实,我俩与罗元帅素无嫌隙,岂能无故害他。秦元帅枉奏不实,诬告孩儿,望万岁为儿臣做主。”

  这俩小子铁嘴钢牙,死不认账,好比油鸭,甭管怎么蒸煮,它这嘴不烂。李渊说:“秦元帅呀,你和英、齐二王各执一词,真叫孤王难明难断呀!”

  建成说:“父王,秦元帅说孩儿加害勇国公,不知有何人证物证?”

  李渊说:“着哇!秦元帅,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

  秦琼假装无凭无据,张口结舌:“这个……”

  这个时候,程咬金上前跪倒,扯着大喇叭嗓子喊道:“啊呀呀!臣程咬金见驾,吾皇万岁!”

  李渊一瞧程咬金出来了,心里玩了一惊,知道这卖私盐的不好对付,前者御果园演功,就数程交金鬼,他抢去建成、元吉的小红旗,抓住了把柄,闹得两个皇儿张若大嘴没话说。李渊定了定神,问道:“双俸卢国公,你有们么话讲?”

  程咬金说:“万岁,您问到秦元帅所奏之事有无证据。这证据吗,我可是从潼关外头老百姓中间打听来的,我访到哪儿,那儿的人都传说此事,跟秦元帅说的一模一样。老百姓为英、齐二王害死罗元帅,心中忿忿不平。英、齐二王传下一道命令,街头巷尾,茶坊酒肆不准妄议朝政,谁要再说罗成这事,捉去了就砍脑袋。您问问这二位千岁有这事没有?”

  李渊听了,又是气,又是恨,脸上变颜变色,叫道:“建成、元吉,现又有双俸卢国公启奏,你们还不从实讲来!”

  这俩小子还是狡辩:“父王呀,他们都是金兰兄弟,伙同一气,朋比为奸,就凭卢国公这么一说,难道就能更改事实吗?万万不能!”

  程咬金说:“万岁,这么办吧,我找一个潼关的老百姓来,让他当面向您陈述。什么伙同一气啦,什么朋比为奸啦,甭管两位王爷怎么能说,会说的不如会听的,当面对证,您一听就明白了。”

  李渊说:“好,你就带一庶民上殿陈词。”

  程咬金领旨出殿,传唤证人去了。

  书中暗表,董二聊旱已随着大军进入长安,程咬金让他住在兵马司内,脱去军服,恢复原来老百姓的装束。今天天不亮,程咬金就把他叫起来了:“二聊。”

  董二聊揉了揉眼睛爬起来说:“怎么着?程公爷。”

  程咬金说:“我上朝去,你这儿等着,呆会儿我找你来,让你上殿对证。要是聊好了,就算你这二聊的美名没白得,你都聊到金殿上去了,这得有多大脸面哪!”

  “哎哎,我说公爷,您可得给我弄点酒。”

  “到金殿上,你可别怵阵。”

  “您甭担心我怵阵说不出话来,我是越喝话越多。”

  “好,你等着吧!”

  程咬金命人给他弄来好酒好菜,自己上朝去了。

  返回来再说方才金殿辩论,皇上让程咬金带证人。程咬金出了宫门,派人到兵马司传唤董二聊。一会儿工夫,董二聊来了。程咬金一瞧,二聊喝得没醉也差不多,说:“二聊哇,有什么话咱们金殿说去,到那儿你听我的。”

  二聊说:“是了。”

  程咬金领着董二聊进了宫门、殿门,见到万岁,二人跪倒。程咬金说:“万岁,这是个老百姓,他没有大名,因为是董老头的二儿子,都叫他董二,又为因他好聊,外号叫董二聊。二聊,快给皇上叩头。”

  “哎,我给皇上叩头啦?”

  嘣嘣嘣,黄二聊冲上磕了仨响头。董二聊上殿,李渊和满朝文武都注意观瞧他,见此人八尺来高,一身灰布裤褂,头上挽着发纂,黄脸膛,一脸黄土泥,撇着大嘴,扬眉吐气,腰里系根带子,脚上穿搬尖大叶把屐鞋。李渊问道:“董二聊啊,你既敢上殿对证,不知你怎么对证呢?”

  这董二聊还真不怵阵,开口说道:“皇上您听我说,反正这个罗元帅人人皆知,是让英、齐二王给封到潼关外头啦!究竟为什么两位王爷要加害罗元帅,我可也说不好。反正那天夜里人们都听见城楼上登不愣、愣不登,还有燕语莺声,吹拉弹唱,好不热闹,知道那是两位王爷饮酒取乐。那时候,这么大的罗元帅愣在山口外头枕着鞍子铺着屉,受着清风。听说罗元帅他们吃马肉,喝凉水,苦煞了八、九天。最后只剩下十几个人了,罗元帅找苏烈决战,被乱箭射死在周西坡下。后来不知为什么,反正苏烈撇兵啦!他一撤兵,城门也就开了,关里头的事情传到关外,关外头的事情传到关里。反正老百姓都议论两位王爷加害罗元帅,个个心里不平服。两位王爷一看事情不妙,赶紧贴出告示,街头巷尾,茶坊酒肆,不准妄议朝政,谁要说这个事,谁就得掉脑袋。您猜怎么着,我的皇上,人们还说不说?不说?许!背地里照祥说,家家户户都谈论这件事清。那天我在茶馆喝茶,遇见程公爷私访。他到我家里,我才把这件事说出来,我带着程公爷到了周西坡,反正什么箭头呀,透甲锥呀,程公爷凑了一包袱。比如说,谁要说我这话说的不实在,说是程公爷教给我的,那我也没办法,您可以自己去,或是派人去,到潼关内外查访,查出我董二聊聊的有半点虚情。甭说宰我,就是给我活剐了,也没关系。反正英、齐二王加害罗元帅这事毫厘不差,我这对证就说到这儿,完啦!”

  李渊听罢,脸都气紫了:“这个……建成、元吉,这儿有对证,你们还有什么话讲?究竟为什么要加害罗元帅,你们如实讲来!”

  这俩小子嘴还挺硬,建成说:“我们和罗元帅素无嫌隙。”

  元吉说:“父王,他们非要这么说,这是有意加害我们。查不出我们和罗元帅有什么碴儿、砟儿,找不到对证,儿臣万难屈认此罪。”

  他这话音刚落,哈哈哈哈!……朝堂内有人发笑。谁笑啊?胡国武昌公秦琼,李渊问道:“啊,秦元帅,你为何发笑哇?”

  秦琼上前跪倒:“跟万岁回话,我有对证。我给您找两个潼关守城的兵士,您一问便知。”

  李渊说:“那好,卢国公,董二,你们暂且退立一旁。秦元帅,你速速把证人找来。”

  这三人起身,程咬金、董二聊站到一旁,秦琼走出金殿,去传唤证人。

  原来程咬金私访回来,秦琼、徐茂功一起核计,早防备着皇上有这一手。徐茂功说:“要是金股辩理,光有四弟的一个见证人还不够,这人只能说明建成、元吉害了罗成,可说不清他们为什么要害罗成。”

  秦琼说:“对呀,我看得再找两个在建成、元吉手下当差、知道事情底细的兵卒来,让他们也上殿对质。这回要不把英、齐二王弄趴下,我就不叫秦琼秦叔宝!”

  二人计议已定,秦琼找了儿个伺候过建成、无吉的兵丁,他们原来都是罗元帅的亲兵,早就对建成、元吉的行为不满,敢怒而不敢言。经秦元帅一问,他们把这俩小子所办的缺德事和盘托出。秦琼听罢,说道:“噢,原来如此。你们谁敢到金殿上对证此事?”

  有两个胆大的,一个叫施清,一个叫李明,表示愿往。这样,秦琼就把他俩带进了长安。今日早朝,这俩当兵的早就奉命到朝房等侯了。这会儿秦琼命人把他俩带上金殿。秦琼说:“你们见驾吧!”

  两个当兵的上前跪倒叩头:“万岁,我们这儿给您磕头啦!”

  李渊问道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施清。”

  “我叫李明。”

  “你们上殿有何话讲?”

  施清说:“跟万岁回话,我们都是罗元帅手下亲兵,英王、齐王到了潼关,又派我们伺候两位千岁,今日我们要为罗元帅明一明这不白之冤!”

  接下去,施清、李明便把罗成昼夜守关积劳成疾,建成、元吉让罗成养病代为值夜、每夜让人打开白虎门找粉头取乐,罗成为这事训斥二王,二王假意认错、向罗成献殷勤,罗成连杀敌将后遇见宝铠护身的沙漠工罗子都不能取胜,回到关前,二王说他通敌媚外不给开关,致使罗成惨死在周西坡下,这所有种种情形一五一十向万岁奏明。最后也是说:“万岁,我俩说的都是实情,您可以把潼关帅府亲兵都调来,一一查问。若有半点虚妄,把我们杀了剐了,死而无怨。”

  旁边程咬金搭碴儿了:“万岁,里外的证人都到了,就看您怎么为我这老兄弟罗成作主了。我的好兄弟,你死得好惨那!”

  说着哇哇直哭。秦琼更是泣不成声:“我的好表弟呀!”

  徐茂功也哭:“罗元帅呀!”

  齐彪、李豹、屈突星、屈突盖、鲁明星、鲁明月、金成、牛盖所有贾家楼的兄弟以及尉迟恭、黑白二氏等人,没有一个不痛哭的,哇!哇!……“罗成兄弟啊!”

  今儿列好,这金殿早朝改了哭堂啦!

  李渊一听真相大白,直气得浑身颤抖,体似筛翱,叫道:“建成、元吉,跪下!”

  这俩小子离座跪倒,“众爱卿,不要难过,不要痛哭,容朕处理此事。”

  大伙慢慢把哭声止住,就看李渊如何发落了。秦琼搌了搌眼泪,把脸一沉,叫道:“建成,元吉,你们两人在家不办人事,出外不办人事,所有见证在此,你们还有何话说?”

  李渊心说,事已至此,大唐国江山要紧,我也护庇不了两个孩儿了。他叫道:“二儿世民,你也跪下!”

  此时李世民因为是非已然分清,心里很是高兴,忽听父王呼唤,不知所为何事。他赶紧离座跪倒,吉凶未卜,也是惶惶不安。李渊正颜厉色说道:“建成,元吉,前者你俩为非作歹,逼反刘武周,激走尉迟恭;御果园演功,又存心害人,事情败露,朕免了建成守阁太子之位,把你们兄弟三人拉平,许下五年后让众卿鉴定你们的得失功过,再议承嗣之事。不想你们又犯下此等滔天大罪,真是无耻之极,可恶之至。悔不该将你们派往潼关,如今大错铸成,亦朕之过耳。朕意已决,即日免去你们英王、齐王的王爵,看你们能不能改邪归正,再作处置。皇儿世民为开创大唐基业立下了盖世功勋,即日立为守阙太子,移居永寿宫。朕已年迈,军国大事暂交秦王世民办理,着丞相魏征今日监制山河带一围赐秦王佩身,以示代朕管带山河之意。”

  书中暗表,李渊所赐的山河带可不是普通围腰玉带,它是一条斜插柳佩在胸前的披肩锦带,上边用珍珠宝石攒成“代理山河”四个字。李渊为什么要让李世民代理山河呢?还得说他是个聪明人,他看出自己多次庇护建成,元吉,文臣武将多有不满,如果自己硬撑着登朝理政,大伙瞧着都得运气,弄不好跟当年瓦岗寨西魏王李密一样,也得闹出个长安散将,那样大唐国可就危险了。不如把大权交给皇儿世民,自己在宫中安享清福。他说道:“世民,快快平身,从明日起你就登朝理事吧!”

  “孩儿遵旨!”

  李世民站起身来,回位坐好。接着李渊喊叫一声:“来呀,把不肖子建成、元吉轰下金殿!”

  几个武士上前,连位带拽,把这俩小子拖出金殿去了。

  李渊办完这件事,说道:“双俸卢国公,胡国武昌公,英国公,众位爱卿,你们看,此事如此处置,有无不当之处?还有什么请求,尽营陈奏,明日朕就要退居长春宫安德院,由秦王代理朝政了。”

  程咬金奏道:“万岁,跟您回话,罗成蒙冤而死,他留下个不满十岁的孩儿,名唤罗通,要不要施恩封赏呢?”

  李渊说:“不是卢国公提醒,这事朕倒忘怀了,魏丞相,传朕的旨意到山东济南府历城县,由罗通承袭勇国公之爵,世袭罔替,并授已故勇国公罗成之萱堂、妻室诰命夫人衔,着府、县官吏为罗成重整坟莹,再办丧仪,立碑建祠,以记其功。”

  魏征说:“臣遵旨,即时派人办理。”

  朝堂之上,还站着个董二聊呢。他聊了半天,能白聊吗?程咬金得为他请赏,说:“万岁,董二聊冒死为罗成辩冤,他是一个老百姓,您赏他俩钱得啦!”

  李渊说:“对,董二仗义执言,辫冤有功,赏白银五千两。”

  程咬金说:“二聊哎,行啊,行啊,这回你到金殿上开聊,就算聊对了。还不快磕头谢恩哪!”

  二聊跪下磕头:“谢谢万岁爷。”

  李渊说:“董二平身,下去领赏吧!”

  二聊起身,由内侍领走了。李渊又传旨,对为罗成辩冤的两个兵士施清、李明各赏白银两千两,这两人也磕头谢恩,下殿领赏去了。李渊接着又交代,对平定湖广荆襄有功诸臣,封赏及犒军之事,曲李世民全权办理。诸般大事办理完善,李渊摆袖散朝。打这儿起,虽然武德年号未变,李渊退居长春宫,就不管国事啦!

  早朝过后,魏征、秦琼、徐茂功、程咬金、敬德、黑白二氏等人都聚到兵马司一起议论今天朝中这件大事。见李渊这样处置此事,大伙心里多少都平服了点儿。徐茂功说:“大哥,二哥,诸位兄弟,我看今天这事,万岁就算办得不错。说句实理,事已至此,他只好让李世民代理山河,也不能不这么办了。”

  程咬金说:“依我看,他这里头还护着犊子呢!建成、元吉这俩小子屡次三番为非作歹,可说是罪大恶极,宰了他们一点不多。可是他这当皇上的只是免了他们的英、齐王位,让李世民暂时代理山河,甭管怎么着,这俩小子还算活着呢!他要是真公平,今天就应当宰他这俩孩子!”

  徐茂功说:“四弟呀,这事你也别太较真了,那么较真,也不太合适呀!”

  程咬金说:“哎,我看恐怕还有后患。你们大家都记往我程咬金这话,往后建成、元吉这俩小子要闹不出事来,我连姓都改啦!”

  大伙说:“好,我们记住你这句话,咱们对这俩小子多加小心就是了。”

  此事过后,第二天,李渊退居到长春宫安德院,李世民披上山河带开始代理山河,有大事进宫报告父王,一般朝政他就全权处理啦!他先对所有平定湖广、荆襄有功之人上至元帅下至兵卒,论功行赏,加官进禄,同时大排庆功筵,稿赏三军。自打李世民掌朝执政,大唐国更是如日方升,越来越兴旺。书说至此,《兴唐传》全部结束。今世有人写了几段俚语歪诗,称道这部兴唐故事:

  〖隋末英雄起四方,其中单属瓦岗强,
  咬金大斧秦琼锏,打得王朝不姓杨。

  杨广无道泛龙舟,天下英雄截寇仇,
  锤震群山惊海内,江都王气黯然收。

  收抬乱世挽狂澜,争霸诸王战正酣,
  忽报太原鼙鼓动,旌旗猎猎下长安。

  安定中原缚孽龙,秦王走马执长缨,
  后人编演兴唐传,忠佞贤愚细品评。〗

  (全书完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1-10-5 10:38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阿斑辛苦,问好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10-5 13:57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荷花公主 的帖子

呵呵,小意思,荷斑客气了(刚学的称呼{:soso_e113:})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7-25 19:58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可怜罗元帅因小人作祟,命丧周西坡啊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9-20 18:21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66666666666666666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柔居  收录查询

GMT+8, 2018-10-24 05:10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